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人肉榨汁机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上篇

我叫阿胜,今年廿五岁,仍是单身—族,有个女朋友叫阿杏,细我三岁,和她拍拖一年,衹限于牵手仔,连摸她三点也不準许,她思想比较保守,坚持婚前不与男朋友发生性行为,怕我摸到慾火焚身得寸进尺,她把持不住被我攻陷最后防线,所以我衹能眼看手勿动。

阿杏年轻貌美身材好,我追到她是我的运气,但是令人抨然心动的美人儿实在太诱惑,我克制得很辛苦,好几次想不顾一切霸王硬上弓,干子再说,最后还是用理智按熄慾火,要找藉口早些返家或入厕所打飞机,才可以平静下来。

这一晚因为阿杏和我庆祝我升职加薪,我喝了几杯酒,特别兴奋,情不自禁摸向不应该摸的地方,摸到阿杏坚挺的大奶,她大为不悦,我并没知难而退,反越摸越过分,用手偷袭她的三角地带,她猛说不要,找仍不肯停手,她一怒之下挣脱我的纠缠,打了我—巴掌,喝住我离去,至此我才稍为清醒,非常后悔,求她原谅。

她气在心头,我说什幺她都听不进耳,我惟有先走,待她怒气消之后再向她道歉。带住低落情绪返回住处,我租住一个小房间,业主夫妇一向对我不错,姓张的业主四十多岁,半年前因一宗交通意外逝世,遗下三十多岁的妻子和十七岁的女儿,幸好单位早已供满,兼且有积蓄,足够张太太太生活。

张太太的女儿阿雪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,已经转学,我所租住的房间原是阿雪住的,她要独立生活搬了出去,张先生遂把空出的房间租了给我。

自张先生去世后,张太太面上的笑容便没有了,我亦很同情她,夫早丧女变坏,了孤零零一人,我有时会跟她聊天开解她,她才三十七、八岁,仍有好长的日子要过,我安慰她明天会更好,开玩笑说以她的条件,将会有第二春。

张太太年轻时应该长得不错,她五官标致,皮肤白晰,又够高度,衹不过中年发福,稍嫌胖一点,身体每一个部分都不受节制膨胀,变了肥女人,我估计她有百四磅以上,胸前一对大肉球,起码有三十八、九寸,臀部浑圆得胀鼓鼓,假如腰肢瘦四、五寸,那简直是夸张的魔鬼身材,可惜她腰部积聚了脂肪,形成一个小肚脯,将整体美感彻底破坏,在她丈夫还在生时,她还向我自嘲似怀孕的女人,需要减肥了,但她衹不过说说便算,爱吃的张太太始终没真真正正去减肥。

我被阿杏轰走,在便利店买了两罐啤酒喝,返到住所有尿意,立刻走入浴室小便,膀胱压迫感消除,我拉回裤链,见到洗手盆边有一条鲜黄色的女装三角底裤,相信是张太太的。

视觉受到这条香艳底裤刺激,我产生了性冲动,捡起鲜黄色的三角底裤放到眼前,见到底裤中央部分透明的喱士布上有少许液体,还沾着两条乌黑髻曲的阴毛,我凑近鼻端深呼吸几下,觉得犹有余香散发出,底裤上的分泌液阵阵骚味,和两条属于张太太的阴毛,令我无比兴奋,忍不住再拉开裤链,解开裤头钮扣,拔出渐渐发硬的大肉棒,我把张太太的底裤放在鼻端,幻想她赤裸伏俯在我跟前,张开双腿,屹高肥润的臀部,露出贲起的阴户,朝我插入她的挑源洞。

我一手握着阳具套弄,一手拿着张太太的底裤嗅吸,甚至伸出舌头去舐底裤上残存的分泌液,鹹鹹骚骚的,是最有效的催情剂。

底裤上的分泌液被我舐得乾乾净净,我手中套弄的阳具亦越来越硬,朝天竖起七寸长,我幻想大阳具插入张太太的肥阴阜,龟头顶着她的子宫,她爽到呵呵叫过瘾,我套弄的速度加快,手中的肉棒仿似变成一根热炽火棒,我半张开眼,瞥到浴缸裏的胶水桶上,有一副鲜黄色的大奶罩,我将奶罩拿起,放近我的大阳具前面,準备对着张太太的大奶罩发射,我要将热乎乎的精液喷落她的奶罩,就在我全面崩溃之时,阳具剧烈抽搐入白浆喷出,洒落张太太的大奶罩乳杯,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拉开,开门者是张太太,她看到我喷浆的雄姿,浓稠的白浆被她的大奶罩承接着,我不料有此情况出现,也呆立不知所措。

刚才我有少许醉意,入浴室小便时忘记了顺手把门关上,张太太以为裏面没有人,故把门打开便看到我的丑态,她并没有尖叫,我不好意思低下头,快快将手中她的底裤丢回洗手盆上,穿回底裤,向张太太说声对不起,希望她息怒。

谁知她并没有怪我,还关心地问我是否和女朋友吵架无处发泄,我惟有点点头承认,这时我才看清楚,张太太身上穿着浅灰色的透明睡袍,裏面的粉蓝色奶罩和底裤隐若可见。

我被她性感的亵衣引得心痒,把先前所做的事忘记了,张太太亦感觉到我有侵略性的眼神,她没有表现害怕的神色,反而流露媚态,说我学坏了,弄汙她的奶罩底裤,要处罚我,叫我跟她入房,我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,听她的吩咐,尾随她入睡房。

入到睡房,张太太问我是否想和女人做爱,我又点头承认,她便吃吃笑扬一扬手示意我走近她身前,叫我替她脱去睡袍。

到了这个时候,最蠢的人都知道张太太的心意,她自丈夫去世,久没尝到男人的滋味,见到我雄赳赳的太阳具,她禁不住慾火暴升,希望我可以好好跟她干一场,让她痛快享受一下。

我亦老实不客气了,虽然张太太和阿杏比,相差很远,但饑不择食的情况下,我便不会斤斤计较了,有大奶可搓又窿可钻便成。

张太太被我卸去透明睡袍。我跟着解开她的粉蓝色奶罩,一对大奶弹出,我第一时间捧着两衹分量十足的大肉球猛摇,肉球顶端两颗奶头很大,呈浅啡色,我含住其中一颗舐啜,我一手搓大奶一边啜奶头,张太太非常享受,咿咿哦哦呻吟起来。

“啊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呀……咬……咬大力哟我粒奶头呀……噢……大力……搓我……衹奶……呀……阿胜……我……好空虚呀……我……需要……一条……大肉棍……呵……好痒……呀……噢……”

又搓又啜,搞到张太太呻吟大作,她两衹大奶比我想像中弹手,我还以为三十多四十的女人,肌肉鬆弛,胸前两团肉会失去弹性,变了两团开稀了的面粉,想不到张太太的大肉球质素仍不错,我真没有走眼。

张太太两颗奶头被我搓捏舐啜,渐渐变硬发胀,她浪叫得越来越销魂。

“噢……我……我痒死……啦……快……快哟……将妳……碌呀……插入……去……充实我……下面……个……窿……我……要妳……撑爆啦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哟……俾……我啦………唔……好……等……啦……”

我摸一摸她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,她的底裤已湿到透,大量淫水从她的肉洞渗出,穿透她薄薄的底裤,我搓卷起她的小底裤,扫揩她浓密的阴毛。张太太的黑森林面积广阔,呈得大倒竖三角形,大片阴毛遮着她的桃源洞口。拨草寻洞,把湿淋淋的阴毛分拨两边,终见到她两片厚厚的大阴唇。

张太太的肉坛看来很紧窄,久没有男人进入,难怪她被我一撩起慾火,她便痒得要命,再三催促我挥棒入洞,填塞她空虚已久的肉洞。我先用手指作先头部队,探探虚实,一衹中指插入张太太的肉阜,她全身一震,呵呵连声叫出来,双眼眯成一条线,嘴巴跷开。洞内湿湿滑滑,一衹手指摸索前进毫无困难,张太太的阴道凭于指触觉,应该颇为紧窄,想不到她这样丰满的身型,肉洞竞这幺窄。

人说肥臀多水,对张太太来说肯定没有说错,她的淫水确很多,我用手指撩挖几下,她的淫水又源源不绝涌出来,浸到我一手都是淫水。

“啊……快……插……入……去……啦……我……顶……不住……啦……快哟……啦……”

张太太哀求我不要慢火煎鱼,她难过得要死,见她如此心急,我再不吊她的瘾了,分开她两条肥腿,龟头瞄準她的肉缝,往前一顶,滋一声便把龟头钻入她的肉洞,她发出欢呼声叫。

我用力一冲,便全根尽入她体内,棒端直触及她的花芯。

“哎……吶……噢……胀……死……我……啦……顶……到……上……我……心口……呀…噢……好…舒服……呀……撑得……我……好爽……呀……”

张太太的毛蟹紧紧夹着我的大肉棒,我亦爽到震,比去光顾一楼凤过瘾的多。平日我有性需要时,都为找一楼凤解决,阿杏又不肯给我,惟有找一楼凤出火,好过谷精上脑。

做得一楼凤的女人,多数又残又老,不能对她们有什幺要求,我因没太多余钱找较好的货色,惟有光顾一楼凤,总算有个窿可以插,喷完浆就舒服点。

而张太太虽然年纪不轻,但她是良家妇女,十多年前衹生育过一次,所以肉洞保养得仍很好,和一楼凤比较优胜得多。

我和一楼风交易时,必戴安全套才上马,她们的阴道又大多鬆弛,所以抽插很久也难产生快感,要一楼凤捱很多棍才收工。但肉棒插入张太太的肉洞感觉和一楼凤交易完全不一样,我没有戴套干,被张太太紧窄的阴道夹得我非常舒服,感觉强烈的多。

抽送了七、八十下,我已有要泄的冲动,即时暂停深呼吸几下,要坚持下去,因为如果张太太还未到高潮我便溃不成军,那便太失威风了,张太太被我抽插得如癡如醉,大呼小叫,淫态毕露,扭动她的肥腰,加强磨擦她的阴核,肥婆张太太真是久早逢甘露,我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顶到她的花芯,她爽到晕,肥臀多水果然没错,她的肉洞涌出大量淫水,我一抽一插发出唧唧声,她就张大口猛叫,扭动积聚脂肪的肥腰,表情十分肉紧。

张太太呻吟声叫得好销魂,听到我心都酥,我抽插了两、三百下,她终支持不住,呵呵连声,双手抓紧床单,全身抽搐,她的阴道一下一下收缩,挤在我的大阳具,夹得我无比畅快。

她享受到高潮的快感,我亦毋须保留实力,一放到底,狂抽猛插多十几下,阳具剧烈抖动,喷出热乎乎的精液,洒落她的花心。泄了气的阳具从她的阴道滑出体外,张太太还恋恋不捨入伸手握着我垂头丧气的小兄弟,多谢我给她带来美妙的感受。

张太太问我要不要在来一次,看来她饿了太久,干一次是不够的,我惟有做做好心,再给她饱餐一顿,不过要先冲凉歇一歇,再战第二回合,她说帮我擦背,跟随我入浴室,她用一双大奶按摩我的背脊入又擦出我的慾火,快快洗乾凈,便和她走回房间。

张太太身上散发阵阵香气,她刚用香皂洗凈身体,整个人都香喷喷,她半倚在床上,等候我採取行动,我见到她肥厚的阴唇外围长满乌黑的阴毛,十分诱惑,把头凑近闻到骚香扑鼻,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舐她的大阴唇,撩入她的肉缝。我的舌尖一探入她的阴道,张太太又像触电般震起来,大叫过瘾,呼唤我舐深入些。

她一动情,大量淫水又从她的阴道渗出,我无可避免吞下她流出的蜜汁。

以前我从未试过吞下女人的淫水,这是第一次,觉得味道很怪,难以形容的滋味入,总之,越喝越想喝,鹹鹹甘甘之余有一股骚意,令人兴奋,我品尝着张太太流出的淫水,胯间的阳具也有反应。

张太太叫我转移身体位置,让她为我品箫,这提议不错,于是我把阳具递到她面前,试试她的口技如何,她拈着我的阳具,把顶端的龟头放在唇边吻了一下,然后伸出舌尖,在我的龟头冠沟舐扫,我被她舐得血脉沸腾,龟头的马眼也流口水。她用舌尖舐扫我的马眼,我兴奋得叫起来。她张大嘴巴,把我阳具前端的龟头含着,用嘴巴套弄我的阳具,她口腔内湿湿滑滑暖暖,让我感到十分刺激。

张太太呻吟越来越大声,我双手捞向她胸前的一对大肉球,她俯伏半悬垂的大奶,蕩来蕩去,我握着她一对大奶搓捏,有如搓捏面粉团,把她一对大奶搓到变型,她已陷入疯狂状态。她双手抓紧床单,浑身抽搐起来,她进入高潮的境界了。

我感到她的阴道一下一下抽紧,把我的阳具夹得更紧,裏面爆发一股强大的扯吸力,将我的阳具往裏面扯啜,我爽快无比。

张太太终于支持不住,泄出阴精,低沈呼叫一声,便软下来。

“啊……噢……醒……”她全身一紧,跟着一鬆散痪了。

我刚才已泄了一次,这次可以更加持久,她抵达终点,我仍有余未尽,继续抽送,没有泄气,她已无力承接我的撞击。

她如一堆烂泥倒下,任我为所慾为,我再抽插了四、五十下,她由动也不动,又渐渐复甦,有反应的撑起身体,发出微弱的呻吟。

她仍背着我,看不到她的表情,不过估计,可能她的阴户不断受到磨擦,变得红肿起来,而且淫水减少,我一抽一插今她难受。

我衹好慢抽送的速度,让她好过一点,甚至停留不动,等她再流出淫水。我的手仍捧着她的一对大奶,慢慢推揉,给她按摩。

她被我按摩了几分钟,精神又抖擞起来,呻吟声变得亢奋。

我当然不会小爆她的桃源洞,她的阴户实在太可爱了,带给我无限快感,我抽插她过百下,她又享受到另一次的高潮。

这次她仿似全身虚脱,瘫痪在床上,我亦成强弩之未,无以为继,被她的阴道大力一夹,全面崩溃,阳具剧烈抽搐,喷出白浆,又一次洒落在她的花芯,伏在她的背脊喘气。

连场大战之后,我筋疲力竭,累得连下床的力也没有,就拥着张太太呼呼入睡,翌日起床,仍未恢复元气,幸好是假日不用上班,我见房中张太太已不在,正要找回衣服穿时,房门打开,张太太笑吟吟入来。

我全身赤裸,这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她走到床前,问我要不要早餐,煮给我吃。

她身上仍是穿着半透明的睡袍,但裏面已换了黑色的奶罩三角裤,更见诱惑。

我速速穿好衣服下床,首先向她道歉,侵犯了她的身体,皆因酒精作祟才有胡涂的行为,她反而安慰我勿介怀,并表示大家都是成年人,做那件事是妳情我愿,谁也没欠谁。

听她这样说,我大为放心,言下之意她还感谢我帮了她的忙,她向我细诉心事,自丈夫去世后,她感到非常寂寞,尤其生理上极为痛苦,没有性生活,她怕自己再忍下去会发疯了。

原来她是个性慾极强的女人,丈夫在生时,每晚她都要做爱才能入睡,性爱是她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而她的丈夫亦可以满足到她的需要。

一个对性爱要求如此强烈的中年妇人,突然要她完全断绝性生活,其难受可想而知。

这段丧夫的日子,她受到慾火的煎熬,食不知味,整日渴望有个男人给她慰藉,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她空虚已久的肉洞。

但那裏找一个男人给她充实,她曾想过去做妓女,不是为赚钱;而是可以有男人给她慰藉,但她始终不敢,因为她是良家妇女,从没有跟陌生男人上过床,不能为生理需要而去做妓女。

我是她的房客,大家认识,她亦考虑过求助我,惟却没有勇气开口,刚好被她见到我在浴室拿她的底裤自渎,那便发生了她想做的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下篇

寡妇张太太性慾极强,没有老公的日子她空虚难受可想而知,晚晚被慾火煎熬,不知湿了多少张床单,靠假阳具衹能暂时过瘾,始终没有肉棒那份快感,她甚至有想做鸡的冲动,享受被嫖客抽插的乐趣,不过以她这把年纪和肥胖的外型,相信不会受嫖客欢迎,顶多做最下价的一楼凤,接但求泄慾不拣择的嫖客。

她刚好遇着我慾火攻心,不理好丑,但求就手,见窿便钻,她过瘾时,我亦出了火,好过谷精上脑,扑她时可幻想多水多汁的肉洞是属于阿杏的,不是肥婆张太太,结果一样有快感。

扑完张太太我已筋疲力竭,虚耗体力不少,翌日起床亦脚软,放工找阿杏吃饭,买份礼物送她讨欢心,又和好如初。

阿杏是纯情少女,衹能眼看手勿动,我顶多可以拉拉她的手,至于想更进一步,她便严辞拒绝,假如仍不罢休她会反面,我撞过一次,不敢再越雷池半步,无奈要等侯适当时机,才可得偿所愿。

张太太试过我的大肉棍,食髓知味,向我大献殷勤,炖补品给我补身,无非想我用在她身上,她的补品果然有效,令我的小兄弟有如积聚千吨炸药,一触即爆,需要找洞来钻。

这晚肥婆张太太又刻意引诱我,她着件透明睡袍在我面前行来行去,裏面一对大奶弹上弹下,一副粉红色奶罩负荷得好吃力,饱满肥大的肉球有裂罩而出之势,她下面着一条浅粉红喱士质料的三角底裤,大片阴毛浮现,看到她中间凹陷的肉缝。

她这样做等于暗示我可以再上她,讲老实话,如果在正常状态,我未必会上马,因为她浑身肉腾腾,样貌一般,年纪亦不轻,倘不是谷精,我不会饑不择食,一晚扑肥婆张太太几次,搞到我消耗大量体力,连返工都没有精神,长此下去迟早被老板炒鱿鱼。

张太太早有预谋,还故意拿三级录影带借我看,想唔起头都几难,我一手拖张太太埋身,隔住件透明睡袍擅住她一对大奶,她发出呵呵淫笑,扭来扭去条肥腰,毫不客气解开我裤头,伸手入内找她渴望想要的东西。

我的阳具已经有反应,她手握着我渐渐充血的阳具,如获至宝,流露喜悦的表情,她虽然已四十岁,但肌肤仍很嫩滑,我的阳具被她柔若无骨的、肉一手握得很舒服,她套弄我的阳具,替我热身,我暂停握捏她的一对大奶,先卸去长裤和底裤,方便她为我按摩肉棒。

张太太这个姣婆叫我坐在梳化上,然后她俯低头,张开嘴巴含着我的肉棒舐啜,她啜得津津有味,我感觉她的口技大有进步,她舐得我爽到震。

我亦叫她一边舐我的肉棒一边脱去身上的睡袍,我再帮她卸去奶罩,扯脱她的底裤,她身无寸缕,半倚在梳化啜我的阳具。

既然她肯为我的小兄弟服务,我也让她过瘾,把头凑近她的阴户,拨开湿淋淋的阴毛,伸长舌头撩入她的肉坛,一撩入去,淫水滚滚流出,她全身骚动,我和她两人正互舐得投入,完全没有为意有开门声。

突然有一个人站在客厅,走到我和张太太身边,我才看到是个眼大大的少女笑笑望着我,而张太太因视线问题,仍未看到这个少女。

我尴尬地停止舐啜张太太的肉洞,她问我为什幺不继续舐,我随即示意,有人在旁。

张太太转过身看到这个少女,吓得目瞪口呆,原来这少女是张太太的女儿阿雪,她与张太太的感情不大好,我搬来后从未见过她回来探张太太,偶然听张太太说阿雪学坏了,在外面搞到一塌胡涂,劝她也不听,早已对她放弃,想不到她突然回来。

十七岁的阿雪,把部分头发染成金黄色,穿着年轻人最喜欢的服饰,身材发育得很匀称,我赤裸的身体被她一览无遗,她的视线竟然集中在我胯间湿淋淋的肉棒。

由于张太太含啜过我的肉棒,故整根肉棒像涂了一层油,高高竖起,十分威武,阿雪好像猫见到鱼一佯,视线没有离开我的肉棒。

她问我是否张太太的情人,还赞我的肉棒好粗壮,—定令她母亲好舒服,她说未试过和一个肉棒如此粗壮的男人做爱,问我愿不愿意和她做爱,张太太听到阿雪这样说,既怒且恨。

这那像话,两母女争一个男人婆,而且张太太已经和我展开热身,中途杀出这个不孝女争抢她的所爱,她一时间不知说什幺话好。

阿雪若无其事对张太太说,她可以让我跟她母亲先干,做完一次之后才轮到她,我当然求之不得,阿雪充满活力,和她做爱肯定十分过瘾。

我不作声表示愿意,衹差张太太的意见,张太太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,她已慾火攻心,如果我不和她做爱,她必难受死了。

阿雪手摆一摆叫我们继续,当她没有存在,她先冲凉,等我和张太太做完,她才接力。

那实在太好了,我可以一棍插两洞,扑完张太太再上她的女儿。

张太太抛下尊严,把母亲的身分掉开,爽完再让女儿接棍,我预计起码出征两次,必须保存实力,尤其第二回合面对的是青春可人的阿雪,更加不能失威。

我先要快快解决张太太,快速恢复体力再打第二场硬仗,我要舐到张太太慾仙慾死才挥棒探洞,这样可以保存战斗力。

张太太仰躺在梳化上,我分开她两条大腿,把头哄贴她的阴唇,伸出舌头深入她的肉坛,舐得她咿咿哦哦呻吟不断。

张太太双手接着我的头,恨不得将我的头塞入她空虚的肉洞。

张太太的淫水源源不绝流出,越来越稠,我舐得一嘴都是黏黏腻腻的淫水,部分淫水流入我的口腔,吞下肚中。

我舐得张太太呻吟大作,淫声浪语断断续续,我相信我如果不停舐下去,定可以舐到她有高潮,但这样对她不公平,未能享受到我的大棍滋味。我不可以厚此薄彼,应该好好用大棍填满她的淫洞,她便不再埋怨我。

于是我把头抬起,示意张太太扮狗状,双手依梳化,膝盖支撑身体,背着我跷高肥臀,让我从后插入她的桃源洞。

张太太乖乖听我的话去做,我走到她身后,浑圆硕大的龟头,对着她的肉坛,挺一挺腰,“滋”声钻了半截入她体内。

我双手扶着张太太的肥腰,再用力一挺,又粗又长的肉棒尽根而没,龟头抵达张太太的花芯,她的肉洞宣布爆棚,没半点空隙。

张太太的肉洞颇为紧窄,兼且肥臀多水,我扶着她的肥腰开始抽送,快上快落在她的肉洞出出入入,每一下都顶到花芯。

张太太拚命挺高肥臀迎合我的冲击,我的肉棒和她的肉洞相撞,发出辟辟拍拍的声音,配合她发出的呻吟声,成一首美好的性爱交响乐。

我快速抽送了过百下,张太太便支持不住,接近高潮境界。

张太太的阴道突然强烈抽搐,把我的阳具夹得更紧,跟着她发出一低沈叫声,便泄出阴精,全身像散了,完全崩溃。

我在她抵达终点后,仍猛抽数十下,才毫无保留爆浆,将热腾腾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。

跟着我休息廿分钟,便把阿雪抱入房,留下张太太在客厅回味先前的快感。

阿雪比张太太更狂野,由头到尾都采取主动,替我又含又舐又啜入正式交合时又变换几个不同的姿势,令我对她刮目相看,小小年纪竟有这种功架,真要好好向她学习性技。

我在阿雪口中爆浆了一次,再和她做第二回合,阿雪的肉洞却令我有点失望,想不到她竟不如张太太般紧窄,她在外面滥交的情况可想而知。

由于我出了两次精再插她肉洞,迟钝了,所以抽插廿多分钟仍可支持,没有泄精,干到阿雪叫救命,声声求饶。

我过了半个月荒唐生活,晚晚和张太太两母女做爱,结果中了阿雪的姦计,后来发觉染上性病,才得知阿雪故意色诱我,她早知自己有性病,返家见母与我鬼混,她实行要害我一镂,将性病传给我和她的母亲,张太太亦与我同一命运,我没有怨阿雪,谁叫自己贪心。

不过试过这次教训,我亦不敢再住下去,搬离张太太的房子,跟她撇清关係,以免破坏我和阿杏的感情,得不偿失。

---【全文完】---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