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嫂子,我要进去了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伟哥和阿忠是同家公司多年的同事,由于工作的关系有机会见过他老婆--心如。

伟哥是个木讷型的人,居然会娶到那幺漂亮的老婆,心如是个美丽动人的少妇,长得气质高贵典雅,她细滑的肌肤雪白娇嫩。

身材高挑,一双修长的美腿从白色丝质窄裙下露出来,给人一种骨肉匀婷的柔软美感,纤细柔软的柳腰配上微隆的美臀,浑身线条玲珑浮凸,该细的细,该挺的挺,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色尤物。

阿忠初次见她时轰然心动。

但一想到她是朋友的老婆也就不敢造次,不过偶尔吃吃她豆腐也满有快的。

伟哥生日,约了一票同事去他家聚餐。

“叮当!叮当!”“伟哥啊,我是阿忠,来开门啊……”“来了,来了!”应门的是伟哥的老婆──心如,她穿了条紧身短裙,露出两条白嫩诱人的美腿。

半透明雪白薄纱的衬衫,非常诱人。

“里面请,不好意思客厅有点乱,伟哥去丸久买些东西,你先随便坐。”

“没关系,嫂子不用客气了,自己人嘛!有没有啥事可以帮忙的?”“谢谢阿忠,厨房的事是我们女人家的事,我自个儿来就行了,你先看看电视,伟哥一会儿就回了。”

“既然嫂子这幺说,那我就不客气罗!”心如进去厨房后,阿忠就在他们客厅四处看看。

墙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片,客厅没人?晃到厨房,只见他老婆--心如。

在厨房洗碗盘的背影略为透明的白色衬衫,下半身穿着白色丝质窄裙,及性感细长的美腿,令人产生无限的暇想,(如果能照A片的剧情将心如(同事的老婆)推倒在流理台上狂作一番......)真想就这样从心如的背后插入...阿忠的裤子又不知觉地因幻想而鼓胀。

过了几分钟后,伟哥带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。

由于大伙非常的高兴,所以多喝了点酒,阿忠借着酒意放肆的望向心如雪白的乳沟,不经意的和心如一双眼睛对望,原来心如发现阿忠的行为,用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瞪他一眼。

被她这样子一瞪,阿忠一不小心将筷子掉落桌椅下,侧身去捡时,翻开餐巾,赫然发现心如的下半身正对着他,窄裙中的春光隐约可见,美丽的双腿中间的缝隙露出白色蕾丝镂空的内裤,几根阴毛还冒出蕾丝之外,他的小弟弟胀大了一倍。

或许待得太久的关系,起来时看心如脸颊泛着红晕,真是美呆了。

伟哥对着他老婆说:“心如,还有酒菜吗?”“还喝?”心如不高兴的问道。

“有什幺关系,难得嘛!”伟哥带着酒意的嚷嚷着。

心如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准备。

经过几回的敬酒后,大家也差不多了“伟哥!我们要回去了,伟哥。

喂!伟哥!……”大伙忙摇醒伟哥,伟哥还是不动的像只死猪般睡着。

心如:“不用叫他了,他一喝醉都是这样的,没关系!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“好吧!谢谢妳们的招待。

大嫂,先走了。”

大伙陆续的回去。

阿忠到门口时望着心如,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瞪他一眼,他笑一笑就跟大伙回去。

到了楼下各自解散,他晃了一圈回到伟哥门口,按了门铃,心如向着对讲机问道:“谁啊!”“是我!阿忠!大嫂,我的电话忘了拿。”

他进门后,问心如:“伟哥呢?”“醉了,在房间睡觉。”

心如的声音柔柔的令人心动。

阿忠到客厅后:“嫂子,不好意思!手机应该在洗手间,我找一找,没妨碍到妳吧!”“没关系!”心如到厨房泡茶,招呼阿忠到客厅里喝茶。

心如柔声的问:“找到了吗?”突然电话响起,心如说了声“抱歉!”拿起无线电话接听。

心如似乎不想让阿忠听到,边讲着边走进卧室。

这时,阿忠从口袋中掏出一包药粉(安眠药),他犹豫了一下,把心一狠….倒入心如杯中,再用手指搅拌一下,全融化了!阿忠心理很紧张。

心如由卧室走来,又直又长的秀发披在上身穿的丝质白衬衫上,下身是白色丝质窄裙,露出一双修长白晰的性感美腿,足下是一双粉白色的高跟凉鞋,身材更显得修长。

阿忠已经无法按捺心中那股欲望了,只希望把这美丽的小妇人早些搂在怀里捏弄。

心如端起茶杯,喝了一大口,又喝了一口。

她好像没发现什幺异样,多久才会发作呢?阿忠心里嘀咕着。

阿忠心理砰砰的跳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想些话题跟心如聊着,一边看心如在药力的催动下,越来越显出疲倦的样子。

阿忠觉得差不多了︰“大嫂,谢谢你的好茶。

我回去了,不用送了,我自己关门,你去休息吧!”心如想要起身,却又坐了下去,显然药力已经奏效。

“我走了,拜拜!”阿忠假意往玄关走去,把大门打开后又关上,人却没有出去。

心如本来有客人在,拚命抵挡睡意,现在听到关门声音,终于放松的倒在我无聊!以后不说沙-发上睡着了。

阿忠躲在玄关,听到里面没了声音,等了一下,就走入客厅。

果然心如已斜倒在我无聊!以后不说沙-发上,阿忠上前摇几下︰“大嫂!大嫂!”没有反应,阿忠时已顾不得许多了,赶忙把心如抱到客房的床上,回身把门反锁。

望着熟睡中的美少妇,阿忠已经勃起到难受的撑在小肚上,望着心如的娇躯,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,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,优美的身体曲线;皓白莹泽的小腿,光滑柔嫩,白色的高跟凉鞋、细细的鞋带勾勒出两只完美的雪足,那光洁的足踝、晶莹的足趾,令男人撩起欲火。

阿忠解开心如高跟凉鞋细细的带扣,握住她左足,小心的将鞋脱下,然后又将心如右足的鞋脱下,放在床边。

心如的玉足完全展现在面前,阿忠双手握者她一双柔足,用舌头舔心如的足趾,又将每一个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…… 他将她的白色丝质窄裙被慢慢的往上掀起,那修长白晢的大腿渐渐裸露出来。

他将裙子掀到她的三角内裤边,白色镂空的蕾丝内裤暴露眼前,这才叫做〝海棠春色〞阿忠内心赞叹的说。

他伸手拈起心如的三角裤上缘,往下一扯,浓密的阴毛,粉红鲜?的阴唇也完全暴露出来,三角裤褪到心如左小腿上,呈现出成熟少妇的丰韵。

想不到温柔、有气质的心如,阴毛却长得非常茂盛,阿忠再也忍不住,轻轻分开心如的双腿,伏上去开始用舌头舔弄起来,有股淡淡的肥皂香气,可能早上刚刚洗过澡。

看到平时端庄的气质美女,如今大张双腿露出阴户,任人舔弄,犹自在睡梦中。

阿忠已经无法忍耐了,他把坚挺性器和心如的私处接触,他不断用龟头磨擦着心如的阴唇,将龟头在她湿湿的穴口四周盘转,她闭着眼,低哼呻吟着……娇柔的呻吟声….听得他欲火难奈,干脆把龟头顶在心如的柔软的小屄入口。

阿忠轻声说:“嫂子,我要进去了!”龟头对准阴穴缝,轻轻插入,龟头套入心如的阴唇,一股被海绵紧紧包裹的感觉随之而来。

他微微用力一顶,龟头便陷入她的阴户。

心如秀眉微微皱起,“嗯……”了一声,浑身抖了一下,睡梦中还以为是夫妻做事一般。

她轻声地呻吟着,扭动着柔软的腰,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晃动着,让阿忠更加刺激!“啊!可真紧啊,真舒服。”

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!”又一使劲,终于插入大半根。

睡梦中的心如双腿一紧,他感觉阴茎被心如的阴道紧紧地裹住,但并不生涩,而是软绵绵的。

来回抽动了几下,坚硬粗直的龟头冲开她两片嫣红滑嫩的阴唇深入穴中,才把阴茎整根插入!“嗯啊!~”心如轻吟了一声抽了口气。

看着自己那根粗硬的阳具,被心如的两片阴唇嫩肉紧紧包含住,阴茎磨擦心如的阴唇在穴内进进出出!“卜滋!卜滋!”心如的嫩屄相当狭小,他手抓着心如的雪臀上,这样阴茎可以插穴插得更深入些。

“喔喔!啊!嗯…嗯…啊!啊!……”心如的喘息声却越来越快了,清脆娇弱的呻吟声这幺悦耳动听。

长长的睫毛在颤动,白皙的面孔透着微红。

随着阿忠腰间不断的挺动着,心如急促的喘息声,清脆的哼声,‘啊….呵….嗯….’越发的令阿忠消魂蚀骨。

阿忠将心如的性感美腿高高抬起举开搭在肩上,完全插入的阴茎用腰做着推送的动作,看见胯下这个美丽动人的少妇,插送了至少十分钟后,“啊…嗯…嗯…啊!…啊……”心如受不了一波波的抽插,突然打个寒颤,下身一阵阵痉挛不断抽搐,激烈中阿忠忽感肉棒受到狭热阴道内的抽搐,受不住的将积存已久的精液喷射入心如的子宫之内,一波波灼热精液泄洪似的不停灌入心如的子宫内。

阿忠射完精后仍舍不得从嫩穴内拔出肉棒,肉棒在湿热的阴户内慢慢变软,此时,阿忠可以清楚的看着心如两片红嫩的阴唇紧紧地裹住自己的性器,端详着心如迷人的神态,身材曲线真是动人,深深射入子宫内的浓精正慢慢地往外流,整条阴道滑润润、热呼呼的,浸淫的肉棒好不舒服,阴户的周围黏稠的,尽是刚才所留下的战果。

又浓又腥的白浊精液从正交沟的性器间隙中流出,乳白色的混浊液体顺着股沟流到床单上,美丽动人的少妇被强奸后的神态是这般迷人,阿忠的心里有一种占有的快感。

心如觉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场梦,疯狂激烈的作爱、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,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,加上药力作用有些昏昏沈沈,以至于一直都没有睁开过眼睛,直到阴户里感到一股股热流倾泄而出,突然想到︰老公不是喝醉了吗?那……那……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?猛然,心如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温热的东西插着,心如由性爱余韵中一下子清醒起来,挣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一双腿被分开搭在阿忠的肩上,自己下身裸露只剩挂在小腿上的内裤,自己正和这个男人交沟。

心如羞愤的全身颤抖,不可置信地望着阿忠,声音颤抖地说:“你怎幺能做这种事!…你是我先生的同事….你…你快拔出来!…..……”心如颤抖的语调已经接近哭泣声,泪水盈盈滚落脸颊。

她挣扎着想推开身上的阿忠,可是推了几下都没有成功,一双腿被搭在阿忠的肩上,腰臀的力量完全使不出力,便急了起来。

心如也多少从刚才被奸淫的狂涛中微回过神来,看到白浊的精液从自己的阴唇穴口内流出,想到平时对老公的同事这幺尊重,没想到今天竟然把自己奸淫了。

看到心如沈湎在自己腥臭的精液中,又欣赏着心如受奸淫后的狼狈样,心如落泪,楚楚动人的哀怜样,不但没让阿忠感到内疚,反而有种淫虐快感。

阿忠趁她再也没有力气抵抗时,然后抽动了起来。

“噢….”心如全身僵直,张眼望了阿忠一下,“不行啊…,你不能这样,快拔出来!……不行…. 啊!……”心如紧揪着眉头,她的叫声虽然不大,但已经接近哭泣声,心如咬着下唇。

“啊…啊!……住手!”心如的阴道内都是阿忠残留的精液,使得润滑的效果比第一次更美妙,黏膜对磨擦的刺激变得更容易敏感,搞不清楚是残精还是穴水、一直从阴户深处涌出来,弄得两人生殖器湿滑不堪。

“哼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心如咬着唇不时发出哀哼。

她那嫩穴被磨擦得红通,当阿忠粗大的肉棒往外拔时,连缠在棒身上的黏膜都会一起拉出来;插入时,又连同阴唇一起挤入阴道内。

但是这种速度对阿忠来说仍不满足,在怒棒硬得快暴裂的煎熬下,他愈来愈用力的握紧心如的柳腰挺动肉棒,湿淋淋的淫水已经流湿了肉棒下丑陋的卵袋。

“不……行……了……”心如浑身激烈的抽搐,穴穴被大肉棒套弄得“啾吱啾吱”作响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心如十根玉指紧紧的抓着阿忠激烈的哀叫,“呜……不行……你快拔……出来……”但是阿忠湿滑的肉棒控制不住似的在嫩穴内来回拔送,两人下体撞击发出“啪啪”的清脆声音,“啊……不……啊……”心如被插的浑身骨头都要酥溶掉,根本无法思考,阿忠将她的脸蛋转过来,厚唇索求她芳香的小嘴。

“唔……”心如的唇轻易的就让阿忠占有。

阿忠吸住柔软的唇瓣,舌头滑入黏烫的小嘴内乱搅“唔……啾……”唇舌交吮声不停响起。

“嗯……心如……”看着心如娇嫩的脸孔,阿忠一颗心怦怦的跳,忍不住轻喊她的名字,低下头咬起柔软的唇片。

“啊……不要……”心如摆脱阿忠唇舌的纠缠哀吟出来。

“啊……不行!……啊……”心如甩着长发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,“啊……嗯……”粗大的肉棒不停套动,狠狠的涨满充血的阴道,让她几度要昏厥过去。

此时阿忠再也忍不住了,于是用力做最后一阵狂插猛抽,把心如的阴户搅得啾啾叫响,全身一阵抽搐,再一次将他的精液射入心如的穴内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阿忠一边叫一边挺下体,心如也跟着抽搐,滚热的浓精又再度灌入她体内,心如半昏厥过去,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发出无力的呻吟。

阿忠回了魂,快速的将心如下体擦拭,赶忙把心如衣裙穿上抱回伟哥的床上,匆匆的离开伟哥他家。

 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