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古代美女系列-西施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     越国境内一片亡国之凄凉景象,诸暨县内苎罗山鹿却春江潋滟。临江下游正有两位素装少女在江中浣纱,并不时嘻闹玩逗着。着青衣者姓施小名婉儿、穿红衣之女姓郑名旦,比婉儿稍年长。

  两人皆是居住在苎罗山鹿西侧之小村落,自幼互爲玩伴感情甚深,可说是情同姐妹也以姐妹相称,两人容貌是各有特色,但都是倾国倾城之绝色佳人。

  施婉儿从小就有不明的痛心症,不堪劳累,每当痛心发作总是捧心蹙眉,更显得娇柔可怜之模样,不知有多少男孩爲之倾倒,美豔名声播传四方,有人就以「西施」之号称之。

  郑旦在娇丽的容貌中更是有着活泼、朝气,使得两人并站一起时就像盛开的并蒂芙蓉,娇柔豔丽各有特色交互辉映。

  秀美的山鹿溪畔因双姝而失色、暗然许多。鱼沈、雁落、花羞、月闭,一时间空旷的野地寂静了,只有偶而传出嘻笑声点缀着。

  「……嘻……哈……」

  「哎呀!婉儿妹?把人家的衣裳溅湿了啦……哼!看我饶不饶?……」

  「对不起!……哎唷!姐姐别泼我啊……我衣服也湿透了……」

  姐妹两就互相溅水潲湿,直到两人从头到脚无一乾燥之处。润润的水珠沿着发稍滴落,沿着额头、脸颊和着汗珠滚流腮边。湿透的衣着紧紧的贴着肌肤,凸显出动人的曲线身材,好一副绿江春色!

  「好姐姐!我不敢了!求求?饶了我吧!」婉儿柔声的告饶着「等一下我摘些果子给?,跟?赔罪好不好!?」

  「婉儿妹!别说了!」郑旦牵着婉儿的手慢慢往林子里走「看!衣裳都湿透了,怎麽回家啊!我们先到林子里把衣裳晾乾再回去吧!」

  两人拨着矮树丛走入密林里,找个隐密的地方便各自宽衣解带,把除下的衣物敞晾在树干上。虽然对方皆同爲女性,但一丝不挂的胴体现露在旁人的眼前,总是自感十分羞涩不自在,只得各蹲身一角背对着不敢言语。

  林里传来阵阵凉风,两人无一遮蔽的肌肤渐觉冰冷,虽然用手掌磨擦着身体藉以産生暖意,但是阵阵凉风彷佛越来越频繁、越来越凉冷,令身体一阵阵颤?着。

  婉儿终将忍不住颤抖的说「……姐姐,我……我好冷喔……我好怕唷……」

  郑旦当然也好不到那里去,同样发颤的回答「婉儿妹,别担心!在等一回儿衣裳就乾了……」其实自己也是担心害怕「……婉儿妹,来!让我们靠在一起互相取暖,这样该会好一点……」

  赤裸的肌肤接触的一刹那,两人不禁一阵心神蕩漾,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受激蕩脑海。一种肌肤磨擦的快感、一种礼教约束的羞愧、、交互的消长着。一种沈醉的诱惑让两人紧紧的拥抱着;一种搔痒的感觉使得身体不禁轻微的蠕动着;一种背叛礼教的刺激让呼吸、心跳越加急遽。

  当一切规范闺秀的教条被情欲淹没时,两人混然已在忘我的境界了!忘我的亲吻着对方的樱唇、忘我的互相挤压着丰乳、忘我的磨挲着对方的背。荒芜的丛林、凉沁的冷风……渐渐变成温暖的阳春。

  婉儿突然觉得下体一阵阵温暖,更有一股股热流翻滚着,一丝丝酥痒的感觉在阴道里骚动着,让人有不搔不快的沖动,微啓喘嘘嘘的樱唇呻吟似的说「姐……

  我……我……那那好痒……」

  郑旦早就有此感受,手指也早已在自己的穴口转磨着,也感受到藉由手指的转磨,似乎有一阵阵的舒畅可以掩盖过阴道里骚动的难受。郑旦一听婉儿的呻吟,立即伸手如法泡制的抚摸着婉儿的蜜穴。

  「喔!」突如其来的刺激,让婉儿一阵舒畅的快感,不禁摇摆着腰肢,让蜜穴配合着郑旦的手转动着「姐……我……不要……嗯……羞羞……嗯嗯……」

  郑旦微闭着媚眼,吐着气说「…婉儿……妹……嗯嗯……来摸摸……我的胸……来……嗯嗯…」

  婉儿尽管羞涩,却也不由自主的伸手轻捏郑旦胸前团肉,只觉得郑旦的双乳晶莹雪白、温润柔滑。随着呼吸的起伏,峰顶粉红色的蓓蕾似乎跟着抖动着。婉儿一手轻柔的抚摸着郑旦姐的乳房,另一手也轻拂自己的玉乳,企图让自己跟郑旦能感同身受。

  郑旦享受着肌肤摩擦的舒畅,觉得一阵酥麻酸痒传自阴道深处,急速的漫延全身,沖刺着头顶。不禁手指一紧压揉着自己穴口突出的蒂核,另一手却藉着湿液的润滑,「滋!」一声把半截手指滑入婉儿的阴道。

  「啊!」婉儿又是一声惊慌「喔……姐……痛……」随即,又是一阵热潮沖蚀。快感、刺痛、酸麻、酥痒……一种生平未遇的奇妙感受,无可言喻的舒畅使得她只有喘息、呻吟、颤?……

  姐妹两人在一阵娇嘘乱呼之后,身体一软无力的各自仰躺地上,任由满涨的爱潮从穴口汨汨流出,湿染下身、滴落草叶。

  半晌,姐妹两人慢慢从激情中回神,一瞧两人放浪的模样,一阵羞愧让自己满脸通红、全身发烫,深低着头暗地里埋怨自己不该,却又有一丝丝愉悦浮上心头。

  勉强互相扶持起娇柔无力的身躯,各自安静的穿上衣服,偕同布出树林时,已暮色渐昏、炊烟袅袅。晚风从江面轻轻送来,裙带微飘、鬓发略动,双姝就像仙女下凡,令人看了不禁怦然心动、跪地膜拜了!

  婉儿见郑旦收拾起平常挂在脸上的笑容,暗地猜想郑旦是否爲了刚刚的事在自责,幽幽的说「姐姐,看?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是不是刚才……其实我也有错,?就别再自责了……」

  郑旦没等婉儿说完即摇着头说「不是啦,婉儿妹!我是看到此刻安静祥和的故国家园,还有与?的……姐妹情深,不禁想到我们的国家被吴国打败了,国君又到吴国充当人质……不知这种良辰美景以后是否能得长久,唉!」

  「嗯!姐姐说得没错,可是我们只是在江边浣纱的柔弱女子,又能帮国家有甚麽作爲呢!」婉儿也跟着心情沈重了!

  郑旦轻挽着婉儿的手说「婉儿妹!要是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爲国家出一点力的话,我一定竭尽其力无怨无悔……婉儿妹!?呢?」

  婉儿望着郑旦的脸真诚的说「姐姐,会的!我也会跟?一样的报效国家。」

  婉儿看到郑旦微微露出一点放心的笑容,接着说「姐姐啊!我想?就是太閑了,才会这样胡思乱想,应该……应该早一点帮?找个婆家,早点把?嫁了,?就不会……嘻嘻……哈哈……」

  郑旦装嗔作势要打人,两人又是一阵追逐嘻闹,莺燕般的欢笑,回蕩着山林河谷。

  往后的日子,郑旦即常找机会连哄带骗的拉着婉儿到密林里,玩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春戏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晴空天朗、豔阳高照。婉儿提着一篮寿礼,正往东村给婶母拜寿,同行的是村上的少年─施礼。施礼名虽音同“失礼”,却是个知书达理的俊书生,平时跟婉儿以兄妹相称从未逾礼,而施礼心中早已暗恋婉儿,只是礼教约束难以啓齿。

  在急忙的赶路又加上热日的荼毒,婉儿身体不支心痛又发。只见婉儿双手捧胸、眉头聚蹙、气喘嘘嘘,身躯摇摇欲坠。

  施礼赶忙趋身上前扶住婉儿的娇躯,一股少女的幽香直沖脑门,由不得施礼一阵恍惚,扶住婉儿的双手几乎失力。初次被男性有力的臂膀拥着的婉儿,不禁一声娇呼,随即羞红满脸,只觉一阵晕眩,越发无力软软的靠在施礼结实的胸膛。

  施礼扶着婉儿走到路旁树荫下,让婉儿倚靠着树干休息。只见婉儿蹙皱着眉头,一副娇柔可怜的模样,让呆立一旁的施礼心疼不已;又见婉儿双手轻揉着自己的胸口,两团肉球隐具型态,让施礼幻想着要是换上自己的手,那种揉在充满弹性的乳峰上的滋味一定若登仙界,一阵豔色的幻想让自己跨下之物也慢慢充血挺硬了。

  此时婉儿正好转头望向施礼,正好瞧见施礼的跨下有异常的蠕动、膨胀,把裤子撑起一个奇异的凸状。看得对男女情事一知半解的婉儿,更是一阵脸红心热,急忙别过头去,羞愧得恨不得有个地洞藏身,不禁又急促的喘气。

  施礼倒不知婉儿的羞愧,以爲婉儿心疼加剧,立即屈身探询「婉儿妹,是不是很难过啊……唉!这该怎麽办?……该怎麽办?」施礼关切之心在言词里表露无遗。

  婉儿瞧着施礼竟爲自己着急得手足无措,心头自是一阵温暖,又一阵阵隐隐约约的异性体味传来,胸口更是一阵小鹿乱撞,无意识地又在自己的胸口揉搓着,只觉得一阵酥麻快感,就像那天跟郑旦姐在林子里……一般,想着想着自己的手却像已经不受自已控制,一直搓揉着而停不下来。

  一旁的施礼把婉儿搓揉胸口的动作看得仔仔细细,看着婉儿胸前的肉团形状被压扁、被挤偏、被堆聚,施礼甚至隐约看到坚挺的一个小凸点,紧绷在柔薄的衣服里,看得施礼虽无心痛症,却也跟着婉儿的呼吸渐加急促。

  施礼看着婉儿的轻微扭动的娇躯,火红的耳根下却映着雪白的颈项、俏肩,松散宽弛的衣襟里,依稀可见深邃的乳沟。施礼情不自尽的把嘴印上婉儿的颈项,双手孔武有力的环抱着婉儿,嘴角挤出喃喃自语「……婉儿妹……婉儿妹……我爱?……」

  婉儿被施礼突如其来的侵袭,先是一阵惊慌、嗔怒,但随即又被雨点般亲吻的舒坦、耳边的甜言蜜语盖了过去,只觉得身躯更加无力,内心更加慌乱,既像深醉、又像熟睡而昏沈了。

  施礼移动着嘴唇贴上婉儿樱红的热唇,婉儿沈醉了。施礼的舌头撬开婉儿的贝齿,向里面探索、游动着,婉儿的舌头迎战着。两对嘴唇就这样紧密的贴着、缠绕着、吸吮着。

  当施礼的手接触到婉儿的胸口,婉儿不禁一声娇呼「啊!……礼哥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婉儿把施礼搂得更紧。

  施礼若有所悟的抱起婉儿,走向路边丛林里。施礼含情脉脉看着怀里的佳人,只见婉儿双手环抱着施礼的颈项,微闭的媚眼轻轻跳动着,娇羞的模样惹人爱怜;松脱的衣襟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,让人心马意猿。

  施礼来到密林里一片如茵的草坪上,轻轻的放下怀里的婉儿,低头就亲吻婉儿,四片热唇的磨擦,激发起热情的升华。渐渐的婉儿的衣裳松散开在两旁,露出凝脂般柔嫩的肌肤,跟施礼古铜色结实的肤色相互晖映着。

  施礼的手巡视着婉儿的的全身,从粉颈、胸口、双乳、小腹、、最后停驻在一片乌亮的绒毛上。婉儿的含羞带怯的掩着脸,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,竟也轻声的呻吟了!矜持的少女情怀令自己不敢乱动,却又忍不住受搔痒而扭动的身体。

  施礼灵巧的手指拨弄着婉儿的穴口,竟然发现婉儿的穴口早已泛滥成灾了,施礼更藉爱液的滑顺,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。此时的婉儿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,配合着施礼手指的动作。

  此时的施礼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,色欲弥漫了全身,一切礼教约束全抛掷脑后,一阵风似的挺着硬梆梆的肉棒,压在婉儿的身上,寻到穴口的位置,一挺腰就将肉棒插入半截。

  婉儿正处于陶醉中,施礼肉棒侵袭时尚无知觉,但肉棒挤入蜜穴时的刺痛,由不得她哀叫一声「啊!痛!…哥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。婉儿激烈的扭动着身体,试图躲避肉棒无情的进攻。

  施礼的肉棒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,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,而婉儿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,欲逞兽欲的激动清醒许多,只是现在施礼已经是骑虎难下、欲罢不能了。施礼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婉儿,虽让婉儿无法躲避,自己却也不敢乱动,不敢让肉棒再度更深入。

  婉儿初开的花蕊,虽然经不起粗大肉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,但也感觉得到施礼不敢强入的体恤柔情,感激的爱意油然而生,但却也不知如何是好。半晌,婉儿觉得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,阴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。

  婉儿觉得此刻需要有个东西,伸入阴道内抠搔阴道内壁的难受,最好是施礼的肉棒,施礼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点,就能搔着痒处了。可是婉儿羞于啓齿,不敢出言要施礼把肉棒插深一点,只好轻轻摇摆下身,让蜜穴磨着肉棒。随着下体的磨蹭也让婉儿一阵舒爽,从喉咙间发出迷人、销魂的呻吟声。

  半天不动的施礼觉得婉儿的蜜穴转动起来了,龟头又彷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,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也慢慢挺腰,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婉儿的蜜穴里。肉棒进入约一半时,阴道里彷佛有一片薄膜阻碍着肉棒继续深入,施礼并不知是何缘故、也不知那爲何物,施礼只得蛮力一沖顿觉豁然开朗。

  婉儿的处女穴道遭受施礼沖开,初时略爲一疼,随继而来则是阴道里一种充满的快感,「嘤!」地轻呼一声,呼声里却也充满着无限的愉悦。婉儿觉得蜜穴里的肉棒在进出之间正好搔着痒处,就算佳肴醇酿也不及此美味。

  施礼的精神越来越高亢,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最后在一阵酸软、酥爽的刺激下,终于「嗤!嗤!嗤!」将一股浓液射入阴道深处。施礼将积蓄十多年的处男精液,以锐不可当之势射出之后,彷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着流失,全身脱力般的瘫软在婉儿身上。

  婉儿的阴道内可以感到,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轻,精液带着一股股的热流,彷佛射到心髒,又立即扩散全身,一种涣散的舒畅随之布满四肢,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四处飞散……

  施礼慢慢从激情中回複,一看到自己逞欲的模样,立即抽身退步懊恼自己枉读圣贤书,今日竟然如此唐突佳人,更掠夺去婉儿的处子贞节,激动得全身颤抖无法自己,双腿一软跪在婉儿的身旁战战的说「婉……婉儿妹……我我……我真该死……真该死……」

  还正处于高潮晕眩中的婉儿,忽然觉得穴内突然虚空遂睁眼一看,才从春梦中惊醒,慌忙顺手抄起衣物掩蔽身体,只觉五髒一阵翻腾而悲从中来,暗自悔恨女人宝贵的贞操竟因一时的糊涂而失去,而今而后又当何顔以对家人父老。

  婉儿满怀羞愧、自责的起身,轻呼一声「爹!娘!女儿不肖……」就沖向一株粗壮的榕树,欲撞头自尽以死谢罪。

  施礼一瞧婉儿欲寻短见,立即飞身扑往婉儿与榕树之间,意欲阻挡婉儿自尽,同时口中惊呼「婉儿妹,不可!」

  婉儿的行动慢了施礼半步,头没撞到树干却撞到施礼胸口,婉儿的力道似乎不轻,这一撞令两人皆站不住脚纷纷倒地。自尽不成的婉儿只有自怨自艾地顿足捶胸、号啕大哭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施礼的胸口被婉儿大力的沖撞,馀力使自己肩背又撞上树干,步履蹒跚的倒地,仰望泪人似的婉儿大是不忍,忍住火辣的痛楚勉力起身,蹲跪在婉儿面前,握着婉儿的双手说「婉儿妹!事到如此地步错全在我,?无需自责,而且就算?我一死了之,也无法挽回?的节操……」

  施礼顿了一下,深情的望着婉儿继续说「其实……其实我早对婉儿妹?有爱慕之心,只是不敢向?表白,假如婉儿妹?不嫌弃,我……我愿意禀明父母将明媒正娶?爲妻,一辈子陪伴着?……」

  其实婉儿也是早已心属于施礼,此时施礼又对自己表明心志,嘴里虽不答话却也芳心暗喜,背过身子整理衣裳。施礼也避头自着衣裤,喃喃地说「……我施礼得娶婉儿妹爲妻,该是祖上荫德、亦是我三生有幸……」

  整装妥当,施礼偕同婉儿步出林间,提起寿礼东村给婶母拜寿去,一路上两人默默而行,自是羞惭未退显得有点失魂落魄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