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制服诱惑  »  打工时候的爽事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一個月後,他提了一個建議:工廠自己申請一個商標,在完成任務的同時,也生產自己的皮鞋,在商場裡與那家企業的產品同價出售,慢慢形成品牌。富婆採納了他的建議,不久,他就調到了廠長辦公室當助理,工資也由八百元調到三千。

工廠由於他的建議,利潤得到大幅度的增加。他成了富婆的紅人。富婆還安排了一間帶廚房廁所浴室的小套間跟他。他快樂起來。

但工人們私下都在跟他開玩笑,說富婆想玩他這個嫩貨。他笑笑,他也發現富婆看他的眼神很特別,有點像那晚小娜看他的眼神。

後來,他有點思戀小娜,那晚的情景讓他對女人充滿了越來越強烈的渴望。老天很照顧他,只過了一個月,一天,他出廠來辦事,竟意外地在小鎮上發現小娜一家三口,他們都很疲倦,很憔悴。

原來他們在廣州的一個工廠打工,本來很順利,但廠長卻隨時調戲小娜,於是他們就選擇離開,後來也找了幾個工廠,但都幹不順暢,於是才到深圳來,看這兒好不好找活幹。

在這兒遇見小虎,他們很高興,特別是小娜。

看見小娜的憔悴,小虎的心很痛。

很快,由於小虎,小娜的爸爸媽媽就進了小虎的這個廠。而小娜,留在家裡做飯。他不願意小娜出去做。

能有這樣的房子住,簡直享福。小娜一家驚奇著,讚歎著,住進了小虎的那個小套間。是啊,外出打工的人哪個是圖享受的阿?

工人都說張叔叔如果是個女人,一定很漂亮。真是投錯了胎。直說得張叔叔有點不好意思。

接下來的日子,小虎很想辦小娜,他發現小娜更加漂亮,艷麗,而且發現小娜也很渴求,眼睛總是濕濕的。但張叔叔和李阿姨卻看管得相當的嚴密,他根本無從下手。

房間還算寬敞,晚上擺了兩張床,用布簾隔成三個空間,小虎睡地鋪。小娜的父母睡在小虎小娜的中間。

奇怪的是張叔叔和李阿姨的床從沒有響過,有時小虎還變態地想偷聽一下,結果計劃落空。

其實這幾個月裡,小虎已看了好多黃色錄像,深刻地懂得了人生的快樂,學了許多招式,就差實踐。而寧靜的夜晚,他總是翹著陰莖,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。而陰莖的硬度和體積都大幅度提高,女人,我需要女人啊。小虎對性的慾望已經達到飢渴的程度。

只過了兩個月,小虎性的飢渴就得到了解決,但不是小娜。

那天,李阿姨的姐姐和女兒來,房間太小,小虎就在附近的賓館訂了一個套間。晚上,他因為業務在廠裡陪客人喝酒,回來又被張叔叔踏踏實實地灌了好幾盅,總之,他胡亂倒在一張床上就什麼也不知道了。

不知過了好久,小虎似乎做了一個夢,夢見自己終於上了一個女人,但陰莖剛進入女人的肉洞,就洩了。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,小虎發現自己的內褲沒有精液,另外龜頭還有點火辣辣的。這與以往不同。

不久,富婆又跟小虎一個套間,比前一個還多個房間:你那裡很擠,不要把你未婚妻一家擠壞了。你搬搬家吧。相同的情形發生了好多次,每次都是張叔叔到新家,自己被他灌得大醉,醉裡每次都射得舒服極了。那次在廁所裡解手,旁邊恰巧有個與小虎關係很好的工人,那人看了看小虎的陰莖,羨慕說:喂,小虎,這段時間吃女人了?亂說,我倒是想。小虎搖搖頭。騙我,你看你那根東西,好黑,絕對不是一二次。”那個工人搖搖頭走了。

小虎懷疑張叔叔,因為自己的陰莖確實變得很黑。

一天晚上,張叔叔又來與小虎喝酒,這次小虎賣了個乖,偷偷把酒大部分吐在衣服上,不久就裝醉,躺在了床上。張叔叔喊了好久,他也不應。

後來他就感到身上有人在撫摸他,而且內褲被脫了下來,張叔叔的呻吟也細細的傳來,小虎的腦袋一片空白。不知怎麼辦才好。就在這時,張叔叔用嘴套弄小虎的陰莖,男人吃起來,還是很安逸的。小虎感到有點舒服,不自覺地張開大腿。

過了一會兒,小虎突然感覺張叔叔爬到了自己的身上,同時,陰莖在張叔叔的牽引下,滑進了一個滑膩,溫暖的地方,但那決不是嘴巴裡。男人的肛門也這樣快樂,難怪有同性戀。小虎感歎道。

後來他感到自己要爆炸了,於是猛地把張叔叔掀了下來。

他驚了,因為他分明看見張叔叔的陰莖下面還有一個洞,又白又嫩的,上面長滿了稀稀疏疏的毛,很豐滿,跟小娜的一樣,絕對是女人的肉洞,絕不是肛門。另外,他還看見張叔叔的奶子,比男人的都大,半小碗型,挺拔著,乳頭也很大,紅紅的。小虎不再多想,寂寞了很久的性慾突然狂怒地沖遍全身,使身子像漲滿了浩蕩春風的帆,他一下就翻過身,把叔叔壓住,同時左手把張叔叔那根軟軟的陰莖挪開,閃電般讓自己沾滿叔叔淫液的堅硬的陰莖,嗖的一下,就刺進了那個嫩嫩的肉洞。

張叔叔猛烈地反抗著,儘管他已偷偷姦了小虎好多次。第一次他有意灌醉小虎,只是想摸摸男人,去摸摸小虎胸前的毛,那裡很吸引他。近兩年他發現自己性衝動的對象不是女人,而是男人。有時他還希望自己被男人姦污,渴望自己懷孕。把小虎灌醉後,他先是輕輕地撫愛小虎密密的胸毛,堅實的胸肌,但後來控制不住自己,就脫了小虎的內褲,並最終含著了小虎的陰莖,小虎的陰莖逐漸在他的嘴裡膨脹,使他感受了最新鮮的快樂。但這種快樂,它快速地蔓延,讓他的肉洞裡的每一個細胞都酥癢,最後,他豁了出去,讓小虎的陰莖進了自己的那個肉洞,一種從未有過的充實和快樂馬上產生了,在玩弄中,他時刻注意不讓小虎射精在裡面,但可能太舒服,小虎的陰莖射了精,從洞裡滑了出來,他才醒悟。那幾次都是這樣,好在沒有發生什麼。張叔叔很慶幸。

送上門來,卻想反抗,小虎有點奇怪但沒有多想。不久猛烈的進攻,就把張叔叔淹沒了,他只是抱著小虎,呻吟著,同時,最大幅度的迎合著,這正是他最渴望的打擊和蹂躪阿。太刺激,不久小虎就控制不住自己,射了精。

張叔叔趕緊爬起來,去洗了洗,然後想馬上回去。一個男人壓著自己抽插自己玩弄自己,雖然快樂,但卻很不自然,很有點羞愧。畢竟自己是個男人,不,曾經是個男人吧。壓著女人抽插女人玩弄女人是自己很擅長的最得意的。另外,丁小虎又是自己的淮女婿。

看到張叔叔穿內褲,看到他的細嫩的肌膚,堅挺的奶子,腿上細細的汗毛,性慾猛醒的小虎,陰莖又高舉了。他一把抱住了張叔叔,用力揉搓著,並含住了張叔叔的奶子。

看見小虎飢渴的眼睛,張叔叔還是堅決地穿好衣服快速地逃了回去。他害怕再慢點,自己又控制不住自己。因為自己的內心深處,似乎也飢渴著什麼。

接下來的日子,初次真切地嘗到女人味道的小虎(即使張叔叔有一根軟弱的陰莖),對張叔叔的飢渴,簡直要瘋了。但張叔叔卻突然對他冷淡,再也不到他家,隨便小虎怎麼邀請。

日思夜想,小虎很憔悴。

十五天後的晚上,張叔叔終於答應小虎的哀請,隨他到家喝酒。

家裡並沒有酒,門一關,小虎就要摟著叔叔求愛:叔叔,我愛你,讓我愛你吧!但張叔叔卻堅決推開了他,不同意。

後來,小虎哭著跪在叔叔的面前:”叔叔,只要你讓我幹,我發誓一輩子愛你,決不辜負你,否則天打我雷劈我。叔叔其實早就想了,能熬到現在簡直是奇跡,他順勢說:要我同意,有兩個條件,一是我要當你的妻子,你要疼愛我;二是你去買塊紅綢,今晚我倆洞房花燭。”小虎飛奔如電,十分鐘一切搞定。張叔叔戴上了紅綢,成了小虎的妻子。

兩人很快就洗了澡,在床上,小虎把叔叔的衣服脫了,好豐滿,小小的奶子,紅紅的奶頭,肥肥的小腹,沒有前奏,因為叔叔的嫩洞在黑黑柔柔的密毛裡,早已一片泥濘,肥大的陰唇已經盛開,很順利的,小虎的陰莖就滑進了叔叔的肉洞,調整好姿勢,在張叔叔的摟抱下,小虎大幅度,猛烈的襲擊開來,張叔叔的呻吟也隨之而起。

後來,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最強烈的快感,突然像潮水馬上要淹沒張叔叔,使他窒息。他想掙脫小虎,我要休息,讓我休息一會兒吧,我的小虎阿。但同樣的快樂刺激著小虎,他動作不但沒有減緩,反而更加的猛烈和殘酷,於是,一切的一切,都淹沒了,都失去了。張叔叔也豁了出去猛烈地反擊,不斷猛抬著屁股。不久,他的肉洞奇怪地和軟軟的陰莖,同時猛烈地抽搐起來,同時噴射著大量的陰精,這是他作為女人的第一次高潮,好強烈的快樂,好新奇的快樂,似乎以前的刺激,全都是為它積蓄,為它淮備。他所有的力氣也突然消失,人一下子就如水軟了下來。

後來,張叔叔心滿意足地躺在床上,感歎道:好舒服啊!當女人真舒服!

那晚他倆做了無數次的愛,張叔叔什麼都放開了。他告訴小虎,他是個兩性人,男女性器官都有,而近兩年,他基本不能和李阿姨做愛,因為陰莖不硬了,而且,兩個奶子在逐漸地長大,自己心裡還漸漸地渴望男人。我都吃了好多雄性激素的藥,吃厭了。媽哪巴子!張叔叔抱著小虎,有點無奈地說。好大的奶頭,好大的奶子,真舒服。小虎又用手摸了張叔叔的奶子一下,心想。

第二天,張叔叔走路有點異樣。

接下來的日子,小虎和張叔叔,兩個都拚命的找機會瘋狂的折磨對方,其實也是折磨自己。而不久小虎就發現張叔叔的飢渴程度遠遠比他還要厲害得多。因為每次做愛,張叔叔都拚命地套弄著小虎的那根陰莖,還不斷地讓小虎刺激著他的奶子。好在小虎的持久性還不差,很多時候都是張叔叔先洩,而張叔叔的陰精洩出了的時候,那個呻吟的淫蕩,就是鐵石心腸也要馬上化為柔水。

當女人太快樂了,我以前的三十八年簡直算白活。張叔叔隨時感歎著,呻吟著。但他從沒在新房過夜,他怕李阿姨知道。

當然,淫蕩是要付出代價的。兩個月後,張叔叔的身體明顯變胖,而兩個奶子也更加肥大。好在天氣已轉冷,但他也必須用布條用力纏緊自己的奶子才敢出門。不久,他的月經來了,但量不多他還以為得了什麼病。後來知道是成年女人的正常反應,他把衛生巾墊在自己的襠部,狂喜著即興表演了一段舞蹈,很興奮。

你壞透了,把我的身子搞成這個樣子,我根本不敢脫衣服跟你李阿姨睡了。張叔叔撒嬌,埋怨小虎,奶子還在長,看你怎麼辦啊?這時的張叔叔的月經已經很正常了,日期和李阿姨大致相同。

有一天中午,他們在臥室愛過以後,張叔叔突然說:小虎,你的李阿姨是個好女人,我這個樣子簡直沒法再日她了,另外,她早就知道我的身子很特殊,如果發現我現在這樣純粹是女人,肯定是會離開的我們的,這絕對是個損失,不如我們想個辦法,讓她永遠和我們在一起。好不好?頓了頓,他又說:哪天想辦法你把她姦了,然後我去做做工作,這樣肯定行。只是便宜了你這個小子,你李阿姨好騷好性感阿。小虎很高興地答應下來。能上李阿姨,簡直是前世修來的福。好美好肥的女人啊。

那天晚上,小虎假裝外出,其實躲在了另一間屋裡。張叔叔把李阿姨約到新家,由於沒有女兒的干擾,他們也好久沒有做愛了。飢渴的李阿姨很高興。當她洗了澡,穿上寬大透明的睡衣,在床上睡下亂想今晚,一定要讓老公他姦死我,一定要把他的軟陰莖玩硬來姦。的時候,張叔叔把電的閘閥關了,而窗子早就預先被嚴嚴地遮住,臥室馬上一片漆黑。老公,怎停電了?好黑阿,我怕!李阿姨焦急地喊起來。

張叔叔拉了小虎一下,小虎赤身裸體地走了進去。

一個在黑暗中閃著光的肥碩裸體把小虎抱著了。原來李阿姨早就脫了自己的睡衣。

小虎一下緊緊地抱住了李阿姨,他感覺到懷中的身子僵硬了一下,但馬上就酥軟了。

抱緊我,抱緊你的騷女人,來。飢渴的李阿姨緊緊地抱著他,呻吟著說。

小虎猛烈吮吸著她的細膩的肌膚。

老公,好久長了這麼多這麼密的胸毛阿,好舒服啊,--李阿姨好飢渴,好淫蕩地呻吟道,並急迫地送上了自己肥大的奶子。

後來,被小虎的舌頭舔,親,鑽得一片泥濘的幽谷,肥大厚實的陰唇狂怒地綻放的時候,阿姨細嫩的玉手握著小虎的陰莖一下子就送進了自己的逼洞,在李阿姨這片肥沃豐盈的原野上,小虎使用了最猛烈的炮火,最強大的打擊,阿姨的肥逼也隨著被撞擊得發出可怕的聲響。

在小虎暴風驟雨般的親吻和抽插下,李阿姨緊緊摟住他,頑強地用肥奶還擊著,擊打著小虎的胸膛,不斷地飢渴地抬起自己肥大的屁股。

淫水,在黑夜中把阿姨的肥逼照亮了。

後來,女人的身子有點僵硬了:不要動,老公,我求求你不要動啊。女人的肉洞此時已收縮得很深很小,她哀求了要投降了。

好,小虎假裝答應到。同時立即調整自己進攻的最佳姿勢,並馬上出擊,絕對不能讓這個浪女人得到喘息的機會。

老公你騙我,老公你騙我,不要阿不要阿。在女人絕望的呻吟裡小虎強大的進攻了。

暴風驟雨的襲擊,女人肉洞裡的嫩肉被不斷地拖出來又插進去,肥逼發出更加強烈的聲響,女人的身子突然酥軟,同時身體強烈地,淫蕩地抽搐起來,淫液也一下子就噴了出來。阿,妙阿,我飛了我飛了。李阿姨不再閃躲,她也瘋狂地加入在這暴風驟雨中。她甘願就這樣死去。

該死的抽搐,小虎也隨著射出了自己的精液。

不久,電來了。臥室又是一片光明。

小虎早就下了床,和張叔叔一起等著李阿姨猛烈的哭罵。

李阿姨坐起來,望著緊張的小虎和張叔叔,她突然笑了,而且笑出了眼淚:你兩個的把戲,能騙過我的眼睛?小虎一上來,我就知道了,夫妻這麼多年,連這點我都不知道嗎?還有,你老張,你看你的身子,屁股好肥了,兩個奶子,再遮掩,能遮過你妻子的眼睛嗎?我也喜歡小虎阿,來來,老張,過來,把衣服脫了,我都這樣了,你還怕什麼?阿姨招手叫張叔叔上床去。

張叔叔有點萎縮地爬上了床。阿姨一面驚呼一面把他脫了個精光。

怎麼會這樣啊,奶子這麼肥,給女人一樣,是不是小虎給姦的阿?好安逸好安逸。李阿姨緊緊地抱住張叔叔,並含住了張叔叔的奶頭。張叔叔也把阿姨抱住了。

他們在床上摟抱著,這兩具雪白豐腴的肉體,李阿姨的奶子也有點下墜,奶頭也很黑,但很大很肥;而張叔叔的奶子,在小虎的玩弄下,不但很肥很大,而且相當的堅挺,奶頭紅紅的。另外,阿姨的肉洞很肥很黑,而叔叔的卻很肥很白。兩人的洞口都有亮晶晶的淫液流出來。小虎的陰莖又武裝起來了,於是小虎又上了床,兩人在小虎的玩弄下呻吟著,也同時互相揉搓著親吻著。小虎的陰莖在他倆的肥洞裡得到了極大的刺激和滿足。新家寬一點,我們搬到那兒去住,這裡你住。張叔叔和阿姨向小娜交待清楚就光明正大地搬來和小虎一起住了。

李阿姨把套間收拾得非常整潔,並跟叔叔買了許多女人穿的衣服,比如裙子,絲襪,乳罩,黑色的透明的內褲阿等,張叔叔竟然很興奮,當天晚上阿姨給他穿上乳罩,然後三人做愛。看到叔叔黑色乳罩裡突出來的肥乳,還有他的那個已被小虎玩得又肥又大,並且似乎更加白嫩的肉洞,以及肉洞裡的陰精順著小虎的陰莖流到床單上。阿姨的心裡就有說不出的刺激。當然,她不知道,由於興奮,她高翹的肥奶,閃著光澤的肌膚,肥肥的泥濘的肉洞,早就令小虎和叔叔心旌動盪。那晚,小虎把他倆殺得大敗,殺成了兩堆肉泥。李阿姨預感自己和叔叔受精了。

小虎把叔叔和阿姨調到質檢部去上班,兩人非常高興,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能力。

張叔叔不再吃那些雄性激素的藥。奶子肥大點你玩起來一定更舒服。他含情脈脈像妻子般地對小虎說。但每天出門都要仔細地用布條把自己的兩個奶子緊緊地纏住。他豁出去了。

奶子肥得越厲害了。再怎麼纏,他的胸部都有許多豐滿。好久能離開這裡,找個沒人認識的地方,自自由由地做個女人就好了。他常感歎。你的丈人丈母越來越漂亮,好性感阿,難怪你的未婚妻這麼美。看好了,我們有點嫉妒阿。還有那個富婆,快要流水的眼睛望著你,你小子艷福不淺阿。工人們隨時對小虎開著玩笑,其實他們並不嫉妒,這是一群善良淳樸的人,小虎深深地喜歡他們。

小虎又升了職,被富婆提升為副廠長,月薪漲到五千。他們一家都很高興,叔叔和兩個女人更服小虎。

富婆濕濕的眼光仍然時時望著小虎,裡面更有了一層朦朧的,憐愛的東西在流動。但他沒有精力去理會,鮮花一樣寂寞開放的小娜什麼時候才能讓他摘折呢?

阿姨和張叔叔在小虎的愛撫下,身體都有了不少的變化,阿姨有點下墜的雙乳重新挺拔起來,肌膚也更細膩,而張叔叔的雙乳變得更肥更大,甚至超過了李阿姨,比阿姨的彈性更好。肌膚也更細膩,一點男人的味道都沒有了。細細的腿毛反而增添了他女人的滋味。另外,倆人都整天神采飛揚,眼睛水汪汪的。隨時歌聲不斷。

有一天,阿姨很悶倦,小虎問原因,阿姨說:小虎,我和你張叔叔可能懷孕了,我倆的月經都有兩個月沒來,而且我們的兩隻奶子都太肥大,可能就是剛搬來的那晚懷上的,那晚你好壞阿。還有,你還沒有承認我是你老婆呢?小虎幸福地摟抱著她,發誓說:阿姨,你和叔叔永遠都是我小虎的老婆,我絕不負你,否則天打雷轟。阿姨羞紅著靠在小虎的胸前。別看他年紀小,還很有能力,他當老公自己這一生絕對不會受窮了。還有,那根東西姦得好舒服啊!

一天早晨,李阿姨嘔吐,而且特喜歡吃酸的東西,她更加肯定,因為張叔叔的原因,她早就沒有避孕了。

由於有好幾次張叔叔的那根陰莖,雖然軟,卻被阿姨塞進過她的肉洞,小虎害怕孩子是張叔叔的,因為叔叔的陰莖每次做愛都會流出一些淫液,裡面誰敢擔保沒有精子呢?後來,小虎偷偷把張叔叔陰莖流出的東西拿去化驗,結果是女人的排泄物,絕對沒有精子。

小虎狂喜,讓被征服的女人懷上孩子,這絕對是男人最幸福的事。張叔叔在旁有點幸災樂禍地唱著:你看,我就再怎樣玩,都不會有,我曾經是男人啊。

李阿姨很生氣,後來的幾次做愛,就叫小虎的子彈大部分射進他的肉洞。而張叔叔總是快樂地叉開腿,並不斷地抬著屁股,讓自己最大限度地承受那些精液,用他的話說,就是再來一萬噸精子,我的肚子都巋然不大。但私下李阿姨給小虎說:小虎,我敢肯定你叔叔也懷上了,你看他的奶子,翹得好高,還有,那個肉洞,和我一樣,是張開的。不像以前,要你舔才開。”晚上做愛,小虎一看,確實如此。

張叔叔只快樂了幾天。不久他也嘔吐,而且相當的厲害。絕對是感冒,絕對是胃涼。就是測孕紙測試驗證了,他也跳著鬧著不相信。怎麼辦啊?我還有根陰莖阿!怎麼見人啊!怎麼生出來啊?完了完了。張叔叔極端沮喪地揪自己的頭髮,他終於相信了。就是你幹的,你這個強姦犯,看老子打死你!老子要打死你!他狂暴地望著小虎吼起來,小虎的臉有點白,他害怕張叔叔打他,雖然張叔叔現在不一定是他的對手。這是女人必走的路,挺一挺就過去了。阿姨在旁邊慢聲細語道,她簡直是哲學家了。

後來張叔叔平靜了下來,但他和阿姨都希望能到一個無人認識的地方去生產。在這裡生孩子,確實有點不好。

那天富婆到小虎家吃飯,第一眼看見阿姨叔叔,她愣了:怎麼突然這麼胖!小虎他丈人的胸部好豐滿阿。後來她敬每人一杯葡萄酒,阿姨叔叔喝下去就馬上到衛生間吐了。今天有點奇怪,怎麼葡萄酒就把你倆灌醉了。富婆似笑非笑地說。

小虎送富婆回去的路上,富婆說:小虎,我要在距離這裡百多公里的雲山鎮再辦一個廠子,這次提你為副廠長就是希望你到那裡主管,願不願意阿?你還可以把他們一塊帶去。我願意,我一定在那裡幹好。請相信我。小虎心頭狂喜。一定要照看好家人啊,好多東西都可以不要,但情一定要珍惜。小虎有點詫異的望著富婆,他發現富婆也是一個哲學家了。

叔叔和阿姨終於同意小虎上小娜了,但要她自願。

今晚就必須把小娜搞定,明天就要離開這裡的小虎磨刀霍霍。

晚上,月光很好,吃過飯,和叔叔阿姨走回家後,小虎隨便找個理由,又轉了回來。臉皮厚,才去又來了,不知羞。小娜笑著對他刮刮臉,去洗澡了。今晚一定會成功,我就要吃上這塊嫩肉了。小虎興奮地搓了搓手。

小娜洗完澡,逕直進了臥室,看都不看小虎一眼。小虎狂喜,趕快也去洗了澡,然後跟了進去。

在睡燈的朦朧燈光下,小娜早就赤身裸體地睡在了床上。絲綢般的肌膚,又大又肥又堅挺的奶子。虎哥,你怎麼現在才來啊,妹妹好想你啊!小娜媚眼如絲的望著小虎,羞澀而略帶淫蕩地低聲說道。

面對這樣嬌嫩的花朵,小虎真想馬上撲上去,用自己的全身力量去盡情地踐踏,去盡情地蹂躪。但那雙眼睛好亮,好純阿。

小虎跪在小娜的床前,在小娜驚訝的目光裡,他徹底坦白了過去的一切,必須讓小娜知道,否則他即使得到小娜,也會後悔一輩子的。但他還是把小娜爸爸媽媽懷孕的事情隱瞞了。最後,他說:小娜,我真的很愛你,不能沒有你,你是我的第一個戀人阿。另外,你的爸爸媽媽是個特殊情況,如果他們都去找自己的對象,你想想,不是很糟糕?這樣不是很好嗎?我還要感謝你呢,對嗎?小娜臉色蒼白,聲音乾澀地說道,難怪他們要搬去和你住呢。她最後說不下去,哭泣起來。淫情滿懷的心突然在冬天裡挨了一桶冷水,她囉嗦著。

小虎站起來,一下抱住了她赤裸的身子,他不能失去她,真的他不能。小娜的身子卻很冷。望著睡燈,呆呆地。這樣好不好?我倆到一個新的地方,只有我們倆個,讓你爸媽在這裡就是了。小虎突然靈機一動地說。真的,不騙我!小娜的眼睛在絕望中閃亮了一下。

小虎山盟海誓著,並把富婆的話跟她說了一遍。

年輕的心又快樂起來,小虎快樂地要爬上去。不,你壞得很,要實現了我才跟你。小娜把小虎推下了床,並穿上了衣服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Back to Top